從藝十餘載 音樂不了情——訪青年指揮黃炎佳

發佈者:系統管理員發佈時間:2012-05-20瀏覽次數:91723


  春風沉醉的晚上,青年指揮黃炎佳燃起的激情,在音樂會結束後仍在持續燃燒。日前,我校教師、音樂學院交響樂團指揮黃炎佳作為唯一應邀的中國指揮家,在維也納音樂廳莫扎特大廳執棒指揮了維也納室內交響樂團2011-2012音樂季中的“國際獲獎者音樂會”。這是中國指揮家的名字首次出現在維也納室內交響樂團的音樂季節目單上。黃炎佳此次受邀,不僅是上海師範大學的榮耀,也是所有熱愛這一職業的指揮者心中的夢想和追求,更是華人音樂家們在世界音樂界影響力日益擴大的體現。為此,記者對他進行了獨家專訪。

  音樂情結:名家成長足跡

        初見黃老師,便被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音樂氣質所吸引。鏡片後,清澈雙眸淺含笑意,温和沉靜含蓄矜持;臉上,稍帶有些許威嚴,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種內在的控制力。而這種控制力,能將世界上各種百十號人的樂團“焊接”在一起,在瞬間爆發出同一種音響。黃炎佳,放下指揮棒,褪去燕尾服,更像一位親切和藹的大哥哥,十幾年的藝術生涯,舞台上下,樂池內外,一幕又一幕,因回憶而變得鮮活生動。

  説起與音樂的情緣,黃老師立刻打開了記憶之門。這麼多年來他在音樂上的努力和對藝術事業的熱忱,其實歸根結底,和他小時候的音樂情結是分不開的。黃炎佳從三歲半就開始學習鋼琴,並開始表現出音樂上的才能和領悟力,後來考入上海音樂學院附小,接受專業的鋼琴訓練。2001年,他考入了上海音樂學院作曲指揮系,跟隨張眉教授學習樂隊指揮。教授的引導加上自身的天賦和努力,他學到了非常紮實的專業技能,併為他日後的發展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可以説,上海音樂學院是他成長的一個搖籃,對他的一生都有着舉足輕重的作用。

  20歲那年,是黃炎佳音樂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年。這一年,他步入了奧地利維也納國立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並以良好的綜合素質被在全歐洲頗具聲望的烏羅斯·拉尤維奇教授挑選進指揮系,由此便踏上了一段神奇的求學之旅———成為這所已經有着近兩百年曆史、被譽為“世界頂級指揮大師的搖籃”、曾經誕生過阿巴多、祖賓梅塔、西諾波利、揚松斯等載入音樂史冊的指揮家們的名校歷史上首位以全額滿分成績畢業的來自於中國大陸地區的指揮學生。6年間,黃炎佳在這座藝術的殿堂中感受音樂的魅力,領略優秀的文化,追求藝術的慾望日益強烈。他懷着永不滿足的好奇心和無限的享受感在學習規定課程的同時,大量涉獵了中外優秀音樂名作和文學作品。經過烏羅斯·拉尤維奇教授的親自指教,加上大膽的藝術實踐,他成為了在校生中小有名氣的人物。他曾參加過意大利著名指揮家法比奧·路易西的指揮大師班,並獲得過大師的高度讚譽;在2009年的畢業音樂會上更是憑藉着一曲《在庫普蘭墓前》,成為該校歷史上首位被維也納室內交響樂團邀請指揮該樂團音樂季音樂會的畢業生。

  良師益友:走向成功之路

        黃炎佳説:“我一直覺得非常幸運,從三歲半開始學鋼琴一路走到現在,我遇到了很多優秀的教授。”談起恩師張眉和烏羅斯·拉尤維奇教授,黃炎佳更多的是敬重和感激。張眉是黃炎佳大學時期的樂隊指揮老師,這門課也是他大學期間最喜歡的課,除了喜歡指揮本身外,還因為張老師經常會在課上教授一些人生哲理,讓他至今受益匪淺。

  烏羅斯·拉尤維奇教授對他的影響也非常大,他是一位非常傑出的指揮家,在音樂上有着深厚的造詣。從烏羅斯·拉尤維奇教授那裏,他系統學習、分析、掌握了18———20世紀各個時期、不同流派的中外代表作品;學習了指揮法、作曲、樂隊法、合唱學、歌劇伴奏與演繹等專業基礎課。烏羅斯·拉尤維奇教授在音樂上獨特的人格魅力使他更加堅定了這樣的信心和決心———值得花十年、幾十年泡在樂隊裏“磨劍”,使自己真正成長為一個合格的指揮家和音樂教育家。跟隨烏羅斯·拉尤維奇教授的學習,也使他有機會接觸並深思了許多在大學課本上沒遇到的問題,思想認識上不斷昇華,不斷地充實自己,打開自己的視野。他與教授不僅是師生關係,更是知心朋友。

  在2009年的畢業音樂會上,他們學校的12名畢業生和維也納室內交響樂團合作演出。黃炎佳氣勢凌厲、明快細膩、毫不拖泥帶水的指揮風格,加上過硬的技術和超凡的感染力馬上吸引了大家。演出結束後,該樂隊的經理直接向他發出了邀請,成為該校歷史上首位被維也納室內交響樂團邀請指揮該樂團音樂季音樂會的畢業生。之所以能獲得這個邀約,和他在烏羅斯·拉尤維奇教授那裏學到的紮實的指揮技能密不可分。此外,他還非常注重文化的交流,“通過語言進入他們文化的氛圍,真正學習他們音樂當中的精髓,所以畢業音樂會上指揮的這個樂曲,對音樂的詮釋就完全獲得了維也納音樂界的認可,我相信這是受邀的一個決定性因素。”黃炎佳説。

  一曲成名,這次演出為黃炎佳打開了歐美各大音樂節之門,幾年裏他與歐亞室內音樂節交響樂團等世界名團有了同台表演。除了維也納室內交響樂團和韓國歐亞室內音樂節交響樂團之外,比利時石英室內交響樂團亦分別在2010年和2011年多次與之合作,並計劃於2012年6月再次邀請他赴比利時指揮演出。和這些榮譽相比,黃炎佳更看重音樂對藝術再闡釋的價值,“對音樂來説,我們不能忘記的是,它是人類情感的一種表達。所以,我特別注重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交流與溝通。指揮不僅僅只是單純的指揮,應更多地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理解之上。一個優秀的指揮,不是炫耀自己的技巧有多麼出色,而是體現出一種人文的關懷與人文的温暖。”

  不懈追求:引領藝術發展

        黃炎佳能成為一位優秀的指揮家,是他的音樂天賦加勤奮努力結出的碩果。他説:“天賦+努力+機遇=有可能造就出‘大師’。”到維也納的時候,黃炎佳基本上不會説德語,但他非常好學,每天都會把不認識的生詞記下來,然後回家查字典把它掌握。通過自身的努力,他僅僅用了2、3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和他們進行基本的交流了。除了努力之外,天賦也非常重要,“每個人都有不同天賦,需要自己去挖掘,當你意識到自己有這方面的天賦時,你要去堅持,因為這是上天賦予的,不能放棄。”正如他所説,從三歲半接觸鋼琴,並一路堅持下來,再加上努力和機遇,最後獲得了成功。除了指揮之外,他非常注重培養自己多方面的興趣。在音樂範疇之外,各種各樣的藝術都深深吸引着他,繪畫、書法、雕塑……這些人類藝術的精華給他帶來了諸多的靈感和啓發,為他的表演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思維方式。

  在黃炎佳多種身份中,他最看重的是指揮,指揮藝術是他畢生的追求。他要盡他所能,為人們搭建一座橋樑,讓他們有機會了解音樂,感受音樂,創造音樂,享受音樂。如果人們內心的音樂空間因此變得不再貧瘠,他將無比快樂,這也是他認為的一位指揮家的藝術價值和使命。當談及他下一階段的奮鬥目標時,黃炎佳的臉上露出了沉重之色。他認為我們國家在音樂普及方面還有很多工作可做,不少人對音樂的理解還比較表層和浮淺,這是他以後必須要去做的一件事情。“我們必須認識到,偉大的藝術家將人類音樂遺產一代代傳承下來,我們所要做的,是搭建起一座橋樑,把他們的音樂傳遞下去,使更多的人能走入音樂,能享受音樂。”

  黃炎佳威而不怒、充滿東方人情味的演出風格,加上出色的掌控力,以及與樂團合作“融洽到可以產生化學反應”的能力,贏得了國際樂壇的青睞。正如譚利華所説的:“一個民族不能只看小人書,而要有自己的文學鉅著;同樣,也不能只聽流行歌曲,而要有自己的交響樂。”暢想未來,黃炎佳説,將致力於指揮事業,他要通過自己的指揮,把最優秀的交響樂介紹給人民,為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質儘自己的一份力。黃炎佳以音樂為生命,他的人生也在音樂的旋律中得到了昇華。(記者章卉)

        黃炎佳,1983年出生於上海市,奧地利維也納國立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樂隊指揮專業最高學位(碩士)獲得者,現任上海師範大學青年交響樂團常任指揮,上海師範大學音樂學院青年教師。自2009年起分別擔任韓國歐亞室內音樂節交響樂團首席指揮,維也納室內交響樂團、比利時石英室內交響樂團、波蘭佈雷斯勞愛樂樂團、上海愛樂(交響)合唱團客席指揮,2009年至2010年度曾擔任浙江交響樂團駐團指揮。此外,他還以鋼琴家的身份作為鋼琴獨奏分別與比利時石英室內交響樂團,浙江交響樂團以及上海師範大學青年交響樂團等進行過合作演出,並獲得了浙江省第二屆“青年歌唱家”大賽暨“第八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比賽”“優秀鋼琴伴奏獎”。